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

【醉翁操‧迷夢】


【醉翁操‧迷夢】

晴空,和風,緹紅。
那蓮蓬,荷同,池潮暮晨相凝重。
往昔如夢還空,心向東。
惜別斷腸忡,自此身置迷霧中。

西樓欠月,闌夜殘宮。
天籟皆靜,冥想弦音嘯動。
已過花開華慵,欲望新芽難從,唯求春雨濃。
秋思猶穿冬,此恨去匆匆,醉翁聲詠為誰封。


人生走過了好些年頭,由娃娃學語的晴空,和風,到緹紅的青春年華,莘莘然。
由那父母蔭兄姐掌舵的船蓬,情在同一天空下,到停泊由然自得的港口,窩心嗱!
思潮暮晨無不流連往返,時而思念凝重,時而牽制萬重。
往昔如夢還空,心向父兄,向著那薰人的煙幕中。惜別斷腸忡,自此身置迷霧中。
夢,唯有託夢,孑然一埸空,心緒似乎甜蜜在其中。

西樓欠月,難怪朦朧無蹤。闌夜殘宮,醒悟回到現實中。
天籟皆靜,猶幸有個片刻寧靜;漸漸地冥想悠悠而動,弦音還未停當,嘯嘯聲動。
前程不太長,大概己界盡頭,還得走呢!
已過花開,歲月華慵,撚得一席慵懶。

欲望新芽嫩綠,雖難從,期許後來者,唯求春雨濃,滋潤哺育兼保佑,茁壯成長。
秋意絲絲,今又穿越寒冬,此恨去匆匆,醉翁操,聲詠為誰封?
一闋詞,寫盡了人生只是過客。是一場迷夢?還是美夢。無所求,但願是後者。





(網絡圖片)


Tong Li - 醉清風




凌子卉 13.1.2015